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>>各级政府网推荐内容>>市政府网推荐内容>>正文
推荐新闻
八步沙的梭梭开花了
日期:18-12-31 09:06:09 来源:武威日报 作者: 字号:[ 字号: ] 视力保护色:
    八步沙的梭梭开花了,纤细的针叶状的花瓣,攒簇成一团团粉嘟嘟的绒绣球,像极了田野里的蒲公英。缀满了花儿的枝条,在微风里舞动着无数彩色的丝绦。
  我曾多次去过沙海林带,看到梭梭开花却是第一次。那些梭梭,竟开着不同颜色的花,一树粉红,另一树却是鹅黄或缨白,缤纷错杂,绚丽无限。生于沙漠戈壁的植物,能茁壮成长已是不易,而能开花则更为珍罕。梭梭却一开花就开出迥异多样的色彩,绽放着生命的新鲜、坚韧与美丽,令我惊讶之余顿生一缕由衷的敬意。
  梭梭林间有花棒、沙棘、枸杞、酸胖、榆树和沙枣树,它们和梭梭林连成一片绿色防风固沙林带,蜿蜒环合着一望无际的长满了高粱和玉米的庄稼田。庄稼田的边上有几个村庄,村庄那边古老的长城烽燧依稀可见。更远处,便是莽莽苍苍的祁连山。
  有人好奇地问郭万刚,这一道南北长十公里,东西宽八公里的绿色防沙屏障,真是“六老汉”用自己的双手一棵棵栽出来的吗?郭万刚不说话,只是点点头,憨憨地在一边笑着。

六老汉 红手印

  在八步沙林场纪念馆里,郭万刚拿给我几页泛黄的纸片,这是一份承包沙漠的合同书。最末一页上写着六个人的名字:石满、郭朝明、贺发林、罗元奎、程海、张润源,名字上面都有一个鲜红的指头印。
  合同书上的六个人就是“六老汉”。郭万刚说,在古浪甚至土门子一带,说起这几个人名,知道的人没有几个,但是,说起“六老汉”知道的人就很多了。八步沙“六老汉”已经成了一个囫囵的形象,怎么也分不开。
  八步沙是腾格里沙漠南缘凸出的一片沙漠,是甘肃古浪县最大的风沙口。三十七年前,这里每年八级以上的大风不下十次,风推黄沙逐渐南移,毁损庄稼,掩埋道路。当时的“六老汉”都是一些有“能耐”的人,分别被推为几个村的村干部。作为“当家人”,面对流沙侵蚀庄稼的灾害十分痛心。1981年,古浪县把八步沙作为“政府补贴、个人承包,谁治理谁受益”的试点向社会承包。可是,治理荒无人烟的沙漠多少年才会“受益”呢?政策出台,应者寥寥。
  石满找到其他五个老汉,说:“多少年了,都是沙追人跑,庄稼被风沙埋没了多少,我们几个心里最清楚。现在国家给补贴治沙,正是将流沙顶出田园的好机会啊!我们是村干部,我们是共产党员,我们不带头治理风沙,谁来守护那一方庄稼?”一番慷慨激昂的话语,说得大家低首心折。他们相约到了乡政府,在承包沙漠的合同书上摁下了鲜红的指头印。
  河西走廊流传着两句俗语。一句说“要想挣银子,来到大靖土门子”,另一句说“八步沙不治,土门子不富”。上世纪八十年代初,大靖土门子的人都在为了“挣银子”而忙活着,唯独六老汉却担忧“土门子不富”而去治沙,让后辈们很难理解。
  看着泛黄的合同书上的六个红手印,郭万刚的眼圈儿也有些发红。他说,摁了红手印的那几天,父亲在家里的话语明显少了,有时候躺在坑上望着顶棚发呆。因为“红手印”,六老汉感到了一种责任和压力。生于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的农民,大多不识字。生产队里分粮食菜蔬不会签字,总是摁一个红手印。以前每摁一次红手印,家里总会得到几袋小麦和几筐蔬菜。可是,这次摁了红手印却什么也没有得到,只得到了八步沙的那几道高高矮矮的荒沙秃岭。

一把草 一棵苗

  1981年冬天的一场大雪,将河西大地涂饰成银装素裹的世界,也将腾格里沙漠边缘的那些村庄变成了一座座荒寥的寒村。远处的大靖河早已息了淙潺的波涛,土门财神阁的檐角铜铃也在寒风里发出瑟缩的鸣声。
  村外通向八步沙的泥土路上,出现了一支奇怪的“队伍”。打头的是一辆满载小树苗的毛驴车,后面跟着扛着铁锹木桶的六老汉。六老汉认为,八步沙雪后沙面凝固,便于挖坑栽树,正是进军沙漠的好时节。当时六老汉家中的生活都很困难,但他们凑钱买上小树苗,去和沙漠荒滩开战。那一年,郭万刚的父亲郭朝明六十一岁,年岁最小的张润源也已年近五十。
  沙漠离村庄有七八里路,六老汉吃住都在沙窝窝里。他们在沙地里挖出一个深坑,边上掘出一道供人出入的小坡道,上面用杨木杆子支椤起来,再用茅草铺盖严实。坑底垫上一层干柴草,摊开被窝,就成了住宿的“地窝铺”。雪来了,雪粒儿从茅草的边隙间漏进来,他们在顶棚再铺上一层茅草。风来了,风将顶棚的茅草掀得七零八落,一探头就被风沙迷住双眼。他们头顶着被窝,在冰冷的地坑里挤靠成一团。风停后,立即重新搭建顶棚,并在上面抹上一层厚厚的泥巴。六老汉不惧艰苦的环境,惧怕的是沙漠里栽不活小树苗。几辈人就从没有见过沙漠里长出的小树苗,但他们有一个固执的信念,只要浇上水,栽下树苗定能成活!六老汉带着庄严神圣的情怀来描述自己的劳动,把栽树苗的过程称为“一步一叩首”,把给树苗浇水的过程称为“一苗一鞠躬”。整整一个冬天,六老汉终于在八步沙种上了一万亩树苗。
  八步沙的春天来得格外缓慢。直到过了清明,浩荡的东风才从逐渐苍翠的祁连山上掠过,推动一抹绿意趟过黄漠戈壁向土门古镇迤逦而来。村子外面的杨柳绽出了细嫩的小叶片,田地里庄稼也吐出了黄
|<< << < 1 2 3 > >> >>|
责任编辑:gao